威县股票社团

2018年“低开低走”的美俄关系:“通俄门”又起波澜

华府观察2019-07-29 13:52:19

文丨亚太日报评论员 王鹏


在特朗普上台伊始,国际国内舆论似乎普遍被他与另一位政治强人普京间的“惺惺相惜”所牵动,大感美俄关系或许会产生某种质变。然而一年来,在特朗普的治下,美国对俄关系并未较此前奥巴马时代取得多少实质性缓和,反而在中东、伊核等问题上日趋尖锐。


不久前,俄军一架苏-27战机29日在黑海上空成功拦截一架试图接近俄边境的美国EP-3E“白羊座Ⅱ”电子侦察机。最近距离仅1.5米,双方各执一词,都声称并未违反国际法。两个超级大国就这样在叙利亚上空不断危险接触,使双边和地区局势持续紧张。


美俄战机对峙


而相比这些“勤远略”的烦恼,近在咫尺的腋肘之患——“通俄门”,恐怕更令特朗普忧愁。近日,美国联邦调查局(FBI)表示,他们对一份由共和党国会议员所撰备忘录的准确性感到“深切关注”。


这份机密备忘录指FBI有政治偏见,恐为“通俄门”调查投下深水炸弹。而舆论普遍关心的是,特朗普此刻抛出这个计划,威胁要公布该备忘录,究竟意图何在?为何又让FBI如此紧张?通过这张牌,特朗普能够扳回一局,甚至从此彻底摆脱“通俄门”掣肘么?

 

首先,纵观美国二战以后的政治史、政党斗争史,我们不难发现一组有趣的现象,那就是“政治问题司法化”和“司法问题政治化”。造成这一现状的深层制度原因此处不予展开,但探讨该现象的影响及其被美国政治人物所利用的方式,或许有助于我们理解当下特朗普派系在“通俄门”事件中的博弈策略。

 

中国读者耳熟能详的“水门事件”(Watergate Scandal)就是一个典型案例。起初,作为共和党总统的尼克松为了谋求对民主党总统竞争对手的优势(获得民主党内部竞选策略的情报),派人闯入位于华盛顿水门大厦的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办公室,安装窃听器并偷拍文件。然而,在詹姆斯·麦科德等五人被大厦保安当场逮捕的那一刻,该事件的性质就由“政治”转向了“司法”。


此后,虽然我们看到尼克松团队曾多次试图将其“再政治化”(re-politicalizaion),但因为此案实在是人赃俱获、证据确凿,最终无功而返;尼克松本人为免遭弹劾而黯然下野,但最终也逃不脱被押上美利坚合众国历史审判席的下场。


(尼克松)


如今特朗普似乎面对类似的窘境。一方面,FBI与之“缠斗”已经一年有余,难舍难分。双方各有胜负,但究竟鹿死谁手,现在说还为时尚早。


从特朗普团队最近的表现来看,无疑也是在使用“政治化”的老套路,即希望在国会山上的政治精英和公众面前将自己塑造成一个遭受民主党、共和党建制派以及华盛顿官僚集团、强力部门相互勾结、联手构陷的无辜者;将这个原本为司法问题的事件变成一个政治问题——党争、内斗。

 

特朗普团队的这一步棋一旦走通,那么对于美国这样随时都处于外部威胁之下的国家,找到一个“适当的外部威胁”以转移国内视线,凝聚民心,打压反对派,那就太容易了,一切都是顺理成章。

 

当然,政治的博弈也是有攻有守。如果说将FBI等“通俄门”案件控方意图“政治化”是一种釜底抽薪式的战略进攻;那么在国际与外交事务上对俄示强、斗狠,则可以被视为一种国内政治层面的自守,或曰“自证清白”。

 

1月29日晚,特朗普政府公布了一份被外界期待已久的名单,列出了在俄罗斯总统普京任内飞黄腾达的114名俄政客和96名寡头。而在此前后,美国也多次警告俄罗斯不要干预美中期选举和2020年大选。对此坊间同样议论纷纷。

 

一种流行的观点是,此举或许是特朗普方面为表现对俄强硬而故意所为,旨在满足国会提出的美国对莫斯科干预2016年美国大选实施惩罚的要求。对于那份名单,虽然美国官方并未指出其中罗列的个人将遭到美国制裁;但事实上,其中有十多人早已在此前的制裁中被美国锁定为制裁对象。


因此,这份名单的出炉,虽不至于立刻让美俄关系“跌入谷底”,但也为此后两国的相互指责备足了弹药。这种境况与前天刚刚公布的总统《国情咨文》也是一致的。



展望2018年“低开低走”的美俄关系,在“通俄门”的阴影下,在叙利亚依旧弥漫的硝烟中,前景更不乐观。


作者简介:

      王鹏,亚太智库研究员,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讲师,察哈尔学会研究员。